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童横牛背,短笛向天歌

放牧思想,生长自由,飞翔希望

 
 
 

日志

 
 

梦里的父亲  

2013-04-04 22:03:13|  分类: 情感小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里的父亲



 亲情,无法割断,血脉,怎能阻隔。又是一个清明节,游子们掀起了一波大大的返乡潮,天南海北归乡情切,不远千里万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为的是表达对祖辈的追思与怀念,那认祖归宗告慰先灵的情结,燃起了难以熄灭的思乡情,山再高流再长总也阻止不了归乡的匆匆脚步。 

前几天,偶然做了一个梦,梦见我那已经去世十八年的父亲,他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比逝世时年轻许多,那画面虽有些模糊,但中等身材面容和善的他,身着棉衣头戴深蓝色遮檐帽,慈祥的形象还是历历在目-----父亲刚从远方归来,母亲帮他放下行李,他脱下帽子,正在拍打身上的灰尘。多年不见,我忍不住又惊又喜的激动,正欲与他打招乎,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不见了当时的情景……

 写到这里,我已泪眼朦胧。敬爱的父亲!前年春天,我和二姐在大哥和三哥的陪同下去坟上看过你,那纷飞的纸钱带着女儿深深的思念飞往天堂的路上,那温热的米饭菜肴,新鲜的水果点心是女儿难以表述的孝心,可再多的话语你已无法听到,再多的眼泪也不能唤回你亲切的笑容。那两三个平方的地方已是你永远的住所。而今,我们只能翻开那一张张老照片,再睹你的音容笑貌,重温你的循循教诲。

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午休的父亲酣声正浓,他光着带有泥巴的腿脚,躺在蚊帐中,母亲叫了两次想让他去给干渴的丝瓜浇水,他就是迟迟不肯醒来,调皮的我用小手抠他的耳朵,可他转过身又沉沉睡去,母亲笑着示意,让我去拽他腿上的汗毛,这一招果真灵验,父亲终于被疼痛惊醒,一下睡意全无,母女俩为刚才的恶作剧哈哈大笑,有点恼火的父亲翻身起来,轻轻拍了两下我的头,就去做他该做的事了。

 父亲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内敛的性格常给人以严肃沉闷之感,所以,他那难得的笑声总给大家带来难得的轻松与快乐。父亲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一辈子不会做饭洗衣之类的家务,可除了家务,他却是个多面手。那时髦的农用滕柳框,那逼真的人物花鸟剪纸,常常令人啧啧称奇。父亲还会扎各种各样的风筝,会做俏皮可爱的花灯,雀跃的孩子们围绕在他的身边,欢快的笑声给他带来了无尽的快乐,每每这时,他自己就高兴得象个孩子,温暖的笑容洋溢在他满是胡茬的脸上……

 梦里的父亲走了,永远地走了。今日是清明,兄长和侄儿们带着绵绵不绝的思念,祭奠自己的先人,寄托无尽的哀思,而我也以自己的方式怀念我慈祥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