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童横牛背,短笛向天歌

放牧思想,生长自由,飞翔希望

 
 
 

日志

 
 

首届施耐庵文学奖授奖辞及获奖感言  

2011-11-10 14:33:24|  分类: 人文兴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平凹
    《古炉》授奖辞:在《废都》、《秦腔》之后,贾平凹的《古炉》再次显示出他卓尔不群的创造力。这部小说通过一个孩子的视点,来看一个村庄在特殊的年代历经大事件的冲击,写出中国乡村在历史动荡中的裂变和磨难,写出人心的变质和乡村精神的坚韧。小说叙述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自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与物的灵性刻画得栩栩如生,质朴中气韵灵动,粗粝中透着情趣。小说揭示深厚的中国本土经验,体现出汉语言文学叙事无限丰富的可能性,对中国文学无疑是一个值得称道的贡献。
    作者贾平凹:我非常感谢施耐庵文学奖能授予《古炉》。我已经不再年轻,《古炉》的写作也很艰难,而评委们肯注视它,给予认可和称许,这让我欣慰而再一次增加了我文学跋涉的信心。在我十多年间提笔放下、放下又提笔的过程中,始终伴随着犹疑、怀疑和恐惧。有句外国谚语说,吻过了无数的青蛙才能吻到王子。我可能永远无法吻到王子,但吻过无数的青蛙,构成了我写作的经历和价值。
    中国现在有很多文学奖项,任何奖项对于现在的中国作家而言,不是你写出了多么了不起的作品,而是给轮胎充气,给快马加鞭。施耐庵文学奖能垂顾到我,我如同得到了一份干糖,装入行囊,再往前行。


阎连科
    《我与父辈》授奖辞:阎连科的《我与父辈》是一部感人至深的自传体长篇散文。与其狂放、玄奥的小说叙事不同,这部散文呈现了回归自身、回归朴实、回归平淡、回归传统的风格。作家采取实录的、忏悔的回忆形式,既叙述了自己艰辛的成长经验,又描写了超越个人经验的 “父辈”的苦难与传奇。呼唤、倾诉、思念、自责、忏悔与感恩构成了整部散文细腻、真实而沉重的情感基调,彰显了汉语叙事的独特魅力。
    作者阎连科:《水浒传》这部小说缺少能给人带来的忧伤,而忧伤恰恰是文学最重要的精神实质。作为作家,不为忧伤而写作,不会有伟大的文学作品。我非常感谢评委能够对施耐庵进行一种补充。这次获奖的作品,无论哪一部,它们都充满着对人、对世界、对民族的一种忧伤,如果没有这种忧伤,我们当今的文学没有任何意义。


董启章
    《天工开物·栩栩如真》授奖辞:《天工开物·栩栩如真》在多重线索中展开叙述,是一部将个人成长史、家族史与香港发展史交织在一起的复合性文本。尤其是把具有现代性标志的器物生成镶嵌在小说的整体叙述中,成为香港文化的独特象征,从而在词与物,人与物,城与物中呈现出丰富的意义世界,并通过语言、风物进行风格化的努力,给汉语长篇叙事的丰富与宽阔提供了新的经验。
    作者董启章:《天工开物·栩栩如真》能够成为首届施耐庵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之一,与另外三位内地知名作家并列,我感到非常荣幸。香港作家在内地得奖,是一件比较少见的事情。这次施耐庵文学奖独特的地方,是对中国大陆以外的作品的关注。近年来,海外作品在内地出版的机会增加了,内地对香港文学的认识也增加了。身为香港作家,这次得奖除了是我个人的荣誉,也代表了香港文学所得到的认同,我在这里谢谢大家。


宁肯
    《天·藏》授奖辞:一段藏地生活,一次高难度的写作,一个极具张力却无法自我完成的怀疑主义知识分子,将我们带入了一场深邃而冒险的思想对话之中。由此,自我的真实性,时间的谜一般的魅力,暴力与创伤记忆,变态行为与修行、静观,以及人性的疾病和我们仅剩的脆弱的美好与灵性,一起构筑了这个奇特的实验性的精神叙事文本。
    作者宁肯:现在,大家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叫“文化底蕴”,如果这个词指的是历史上的名人、故居、寺庙、陵园,事实上更多时候,我感到的是死亡,是消失,是与现实失去了一种联系。但今天在兴化,我却感到了另外一种东西,“文化底蕴”在这里是一种魂,一种现实,一种行动,一种老树新花,这里繁花似锦。自信,针对的是文学,而冷漠针对的是文学之外的东西,做到这一点很难,在中国现实的当下几乎不可能,但是在兴化却成为了可能。


顾坚
    《青果》授奖辞:顾坚以其独特的个体经验与个人立场,直接而不加修饰地记录了二十一世纪中国农村青年进入城市的历史。在此时代变易、社会重整之际,《青果》既叙述了当下生活无畏的抗争与疼痛,也表达了未来执着的追求与希望,不仅反映了生存选择的艰难,也体现了生存信念的坚持,从而在一个看似原生、粗粝的写实故事中,透视出理想主义的精神光亮。
    作者顾坚:人在江湖,人在远方,家乡经常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小说总是与我的故乡相连。先是有了《元红》,然后有了《青果》,即将还有《黄花》。感谢故乡兴化,你是一块神奇的文学大地,你在不经意间萌生了我这枚文学之芽,它正在长成树的模样。故乡,我会为你增添传奇和光荣!


钱国怀
    《南瓜花》授奖辞:深厚的乡土情怀与浓郁的地方色彩中,《南瓜花》演绎了一个特殊年代的乡村爱情故事。作品的艺术长处在于,悲而不伤,哀而不怜,寓至爱深情于简朴自然的叙述,融人生社会于风俗图画的描摹。谷怀的写作,证实了他对家乡兴化本土生活内蕴的理解与把握,以及在此基础上获致的灵秀似水的叙事风格。
    作者钱国怀:很荣幸,《南瓜花》获奖了。感谢兴化的父老乡亲!感谢我的故乡——海南镇北蒋村!文学植根于生活,植根于文化。生活是文学的母亲,文化是文学的父亲,生活与文化结合了,就有了《南瓜花》。


陈建功:自豪与“遗憾”
    作为评审委员会的负责人,我相信参与评审的各位委员以及提名委员会以范小青主席为首的各位委员们,在终于完成了本届评奖的今天,大概也都和我有相近的感觉,那就是对我们的评选工作充满了自豪。所谓“自豪”,就是首届施耐庵文学奖的评审,在总结和吸取其他文学奖评选经验的基础上,是有开创性的。首先是本奖的评奖目的简洁而明确,概括起来就是:薪传和弘扬伟大的叙事文学传统,创新开辟汉语长篇叙事的新境界。其次是评奖的程序比如参评作品的征集和推荐,我们采取了提名委员会的专家推荐方式。终评时则采取了完全开放的方式。终审时,十一位终评委员开会时,评审委员们都进行了鞭辟入里的讨论。事后有位记者朋友对我说,他感受到了文学讨论的真诚境界,由此产生的获奖作品,应该是值得自豪的。我认为这句话还应该补充的是,落选的作品其实也不必沮丧。任何评奖都难免遗珠之憾。任何作品——无论是获奖者还是落选者,最终要接受的奖项是历史的淘洗与选择。因此,我要祝贺6位获奖作家赢得了荣誉,我更期待6位获奖者以及广大的落选者,用各位的作品,赢得历史的最终赞誉!当然,历史也会考验我们的评选工作。
    评完了,总有记者问,这部作品为什么没有得奖?那部作品为什么没有得奖?我的回答是,我的委屈也大了去啦,我喜欢的作品,也没有得奖啊!我找谁“伸冤”去啊……我相信,任何评奖,那种“遗憾”是永远无法解决的。我要说的是,我和我的同事们,的确也发现了我们的评奖程序、评奖方式以及对获奖作品的宣传、研讨等,仍有可以改进之处。这是一种可以加以完善和弥补的“遗憾”,也是我们评奖人要以自己的工作,迎接历史考验的必然要求。我相信,在大家的关注和指导下,我们会把施耐庵文学奖不断向着公开公平公正的方向努力,把这一奖项越评越好!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