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童横牛背,短笛向天歌

放牧思想,生长自由,飞翔希望

 
 
 

日志

 
 

六 伯  

2010-10-12 16:45:36|  分类: 原创散文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伯   [原创]

文/雪中梅

 

透过那双树枝一样的手,我忽然发现,六伯确是老了。可那一个声音柔和,性情温和,身著一件清清爽爽对襟衫的六伯形象依旧在我心中,是那么清晰,那么可亲。

六伯是一个终生未婚的老人,曾当过兵,人很是随和,很爱干净。慈祥的脸上挂着谦逊,只要他开口一笑,就会露出一副雪白的银牙,有神的双眼就眯成了一条缝。要说他最大的爱好,是莫过于养花了。

六伯住在一个叫平旺的庄上,平常时候,他总是深居简出,绝大部分时间与花为伴。在平旺,只要你走到庄,往往不需人指引,就能寻着花香或是瞅着高大的杨树,你就会不知不觉摸到六伯的家们。

院子不大,房子不高,甚至有点破旧,但是清爽宜人。庭院中,除了一条形似”人”字的碎石小路,几乎没什么空隙了。一排排的花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小盆景,有天竹、雀舌、榆树根;地上,春兰、夏兰、君子兰、蟹爪兰;玫瑰、月季、海棠、菊花;高一些的有竹子、荷花、老腊梅。而那荷花也很是有趣,大热天的长在一口近一米高的荷花缸中,缸中有却没有水,荷叶婷婷地站在高处,含苞的荷花就依在荷叶下面,真让人感到有点奇怪。不高的院墙,一半爬满了丝瓜扁豆,一半牵着碎碎的爬山虎……  

难怪六伯不大出门,单就这些花儿草的就够他忙活的了。何况,乡里时常有干部来,或搭个伙或借个宿。六伯家中很是简洁,一张家神柜,外加一张大桌子和橙椅就是堂屋里的所有家当。可房中床铺到不少,东西房各有两张铺,那是为下乡的干部预备着的。有时,逢上有工作组下来,一住就是十来天。乡里无论是谁到平旺办事,再忙也要到他这儿来歇歇脚,喝一杯六伯泡的苦瓜茶,苦苦的,香香的,甜甜的。与六伯一起赏赏花草,拉拉家常。

六伯的大名叫吴殿寿,可全乡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大到与他同辈的,小到刚上大学的青年。六伯是大家对他的尊称,就连呀呀学语的孩子,也在大人的影响下,不叫六爷而叫六伯了。

几年前,我曾到平旺办事,专门拜访了六伯,六伯很是高兴,临走时送了我两盆花,一盆叫紫罗兰,一盆叫狼尾草。他千叮咛,万嘱咐,哪盆花喜水喜阴,哪盆花喜干喜阳,哪盆花需钾肥,哪盆花需磷肥。那棵狼尾草依然长得壮实,可哪盆紫罗兰因严冬受冻过度已不在了,我心里着实难受了好一阵子。

已有好长时间未见到六伯了,不知他和他的花草们是否依然,我为他祈祷着。

                                                     2006年发表于泰州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